您当前位置:主页 > 秦皇岛新闻 >

秦皇岛新闻Class teacher

克鲁伊夫落选,谈何百年“梦之队”?

2020-12-18  admin  阅读:

 

 

或许《法国足球》已经开始后悔今年不该取消金球奖评选,因为至少有名至实归的莱万多夫斯基,媒体和球迷们不会对其他争议过多关注。但现在,对现代足球影响巨大的克鲁伊夫居然落选历史最佳11人,又岂止贻笑大方?

虽然“梦之队”其他位置也有争议,“全攻全守”教父落选已足够让《法国足球》公信力大打折扣。诚然,对投票的多数记者而言,要在缺少影像资料佐证的古典时代巨星与被过度曝光的当代球星之间做出选择确有难度,可现代足球百年,总有几位传奇早已盖棺定论,功在千秋,任何评选都不可能视而不见。

历史与现代的两难

《法国足球》本意是用历史最佳11人评选,填补今年不评金球奖的空缺。然而,公布“梦之队”候选人名单开始争议就不断。各国媒体、专家和球迷对《法国足球》的历史最佳入围标准之混乱,对当地媒体过度曝光球星之偏爱,令人困惑不已。现代足球史跨越百年,评出区区11人的“梦之队”,如何平衡古典时代“只闻其名”的巨星,与如今举目可见的“媒体化”球星,是不小难题。但作为开创现代体育四大赛事奥运会、世界杯、欧洲杯和欧冠的法国媒体,本应对此有更清晰明确的定义。

二战前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尚未进入现代化,法国媒体人在欧洲经济基本恢复背景下,先后倡议创办欧冠、欧洲杯、象征欧洲全面复苏的1954年世界杯,以及奠基后世足球战术体系的匈牙利“黄金一代”……以1950年代中后期作为足坛“梦之队”评选起点,也不算忽略此前半个世纪的足坛前辈。

以此为维度,通过之后各项洲际大赛,冷战结束和21世纪全球化浪潮这两个世界足坛爆发的里程碑节点,作为评选“梦之队”阵容的基础,无论如何都不该闹出克鲁伊夫落选如此令人瞠目的评选结果来。因为,能入选“梦之队”的超一流巨星,断然不会仅仅是个体的“数据”之王,而是个人技术、职业成就、对所在球队和足坛有超过个体的价值观贡献者。

这个多维度的综合评判标准为尺,雅辛、贝肯鲍尔、哈维、贝利、马拉多纳的入选没有悬念。但与贝肯鲍尔“一时瑜亮”的克鲁伊夫落选,就成为最大争议。某种程度上,如果一定要评选一位“梦之队”中的“王中王”,克鲁伊夫恐怕更在贝利和马拉多纳之上。后两者成就斐然,个人魅力秀出群伦,但克鲁伊夫为现代足坛带来的理念革命,无论球员还是教练时代都是无出其右,是前后两者所不及。足坛“梦之队”没有克鲁伊夫,等于否定了“全攻全守足球”,阿贾克斯、荷兰国家队和巴萨三支“梦之队”,数十年来对世界足坛的影响。没有了它们,近半个世纪的世界足坛都是不完整的。

《法国足球》自损权威

法国人对现代体育的贡献是决定性的,奥运会、世界杯、欧洲杯、欧冠都来自法国人,主要是媒体人的倡议,当然也包括了金球奖。《法国足球》半个世纪以来一度被认为是足坛评选方面的权威,源自评选由更多观看,分析比赛,关注球员个人表现更有连续性的专业媒体,而不是更多依赖于媒体曝光度和个人喜好认知球员的教练、队长和球迷,这一度是《法国足球》金球奖比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先生更有权威性的主要原因。

在两大奖项合并的6年里,因媒体评选占比不多连续导致斯内德和里贝里无缘金球奖的巨大争议,《法国足球》选择了与国际足联分手,重新自主评选并大幅度增加了记者评委数量,希望能用更大的代表性实现权威与公平的回归。然而,《法国足球》此前评选的50大名帅已闹出不少业余笑话,将“全攻全守足球”缔造者米歇尔斯列为榜首,这次历史最佳“梦之队”却将“全攻全守足球”最杰出的践行者排除在外,岂不荒谬?

这次历史最佳“梦之队”推出110名候选人,已因卡恩、利扎拉祖、萨内蒂、L?苏亚雷斯等名将落选饱受批评,在具体战术位置上的“张冠李戴”更令人啼笑皆非。等到最终11人揭晓,除了克鲁伊夫竟然落选贻笑大方,就连巴西媒体自己都认为卡福当选最佳右后卫“功不配位”。如果这个位置的历史最佳属于巴西人,卡福之前起码还有1970年世界杯冠军队长卡洛斯?阿尔贝托和之前拿过两次世界杯的迪贾尔玛?桑托斯,更配得上这个历史最佳。

左后卫马尔蒂尼当选,同样竞争激烈,因为法切蒂、R?卡洛斯和克罗尔都有资格,尤其是卡洛斯,在国家队和俱乐部荣誉等身。马特乌斯和哈维当选史上最佳防守中场,贝利和马拉多纳成为最佳进攻中场,都没有异议。但前场三叉戟,梅西和C?罗完全是现代媒体过度包装和数据为王的结果,“梅罗”缔造一个时代,又有实在是鹤立鸡群的数据为证,是现代足球工业的代表,但罗纳尔多压倒克鲁伊夫,让《法国足球》的权威性荡然无存。

在个体表现与影响他人之间的双重标准,在古典与现代之间的评判失衡,被现代足球工业的过度包装和媒体曝光所左右,《法国足球》的评选已令曾经的权威蒙羞。此前可以横加不公于斯内德、里贝里和莱万多夫斯基,如今连克鲁伊夫都敢无视,从此《法国足球》的金球奖恐怕再无公允可言了。